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瘋子強奸
瘋子強奸

瘋子強奸




朱逸晗從下崗村王連家落實完相關扶貧政策出來已經是下午四點了,下崗村村內羊場小道縱橫交錯,即使是本村人有時候都也會多繞幾個彎,多走幾段路,更何況像朱逸晗這樣沒來過村里幾次的生人,看著眼前相同的小巷一時間盡然忘記了出村的路,只好順著一條條相似的小巷左轉右轉,想著寧愿多花點時間,多繞幾個彎,通過這種笨辦法走出村去。

  朱逸晗就這樣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繞了幾個彎,看到前面有一個較為寬闊的十字路口,朱逸晗像看到希望一樣加快步伐來到十字路口前,但現在她又犯難了,是往左?還是往右?還是往前?正在犯難的時候右邊路口旁的石頭上坐著一個一個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男人傻呵呵的看著她!這一笑把朱逸晗腿都嚇軟了!她的第一反應是這男的肯定是精神上有問題!看他的衣著、神態、表情都和正常人不一樣!

  沒錯!他確實是精神上有問題!他叫麻二雷(綽號:二雷子)今年20歲,15歲那年因為打群架傷到頭部,在醫院昏迷了半個月,回來就神智不清,瘋瘋癲癲的!前兩年神智還能辨別些人情世故,這兩年幾乎是瘋瘋癲癲的!但有的人說他有時候是裝出來的,自從麻二雷瘋瘋癲癲以后他的父母把他托付給他大姨媽照管去了廣東打工,麻二雷他大姨媽家也有小孩要照管,有農活要干,還有其他很多家庭瑣事,沒太多精力在麻二雷的照管上花功夫,再說了一天瘋瘋癲癲的只要他有一口熱飯吃吃,一間熱乎的房間睡覺,早出晚歸,不惹事,他大姨媽也算是盡到照管的義務了!

  朱逸晗為了避開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發瘋的麻二雷,拐上了十字路口的左邊,一邊走一邊回頭看坐在石頭上的麻二雷,他還坐在石頭上呵~呵~呵的傻笑,看他沒跟著自己朱逸晗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但剛放下的心瞬間又提到了嗓子眼!麻二雷快步跟上來了!朱逸晗開始加快步伐,麻二雷也加快步伐!朱逸晗不知道這條路能否出村!通往哪里!不管那么多了,現在是要想辦法甩掉跟在身后的麻二雷!朱逸晗開始小跑起來,她今天穿的是一條緊身運動褲,跑起來渾圓上翹的屁股左右扭個不停!更加刺激著跟在身后的麻二雷,麻二雷也開始跑了起來,朱逸晗加速,麻二雷也加速,這么一跑確實很快就出村了,但不是朱逸晗回鎮上的方向,是村后上山的方向!朱逸晗有些慌了!回頭看在身后緊追不舍的麻二雷,她內心有些奔潰!出了村上山的路越來越窄,路兩邊堆滿了大大小小的稻草堆。

  朱逸晗在前頭跑,麻二雷在后頭追!麻二雷三步并兩步很快就追到離朱逸晗只有一米左右的距離,借著奔跑的慣性左腳一蹬飛身躍起,把朱逸晗撲倒在路邊的稻草堆上,朱逸晗“啊”大叫一聲!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麻二雷已經連抱帶拽的把她拖到了稻草堆深處。

  啊~啊~啊~你干什么!放開我!救命啊!救命啊!朱逸晗嘶聲竭力的呼叫!麻二雷迅速捂住朱逸晗的嘴,摁著她的頭,像一坨石頭一樣把她死死壓在身下說:別叫!別叫!再叫我弄死你!我可是有精神病!殺人不犯法!你這么年輕、漂亮,不想死在這里就乖乖聽話!我只想和你做愛!不想弄死你!別逼我!

  朱逸晗不顧麻二雷的警告!仍然劇烈的反抗!雙手不停揮舞抓扯麻二雷的頭發和手臂,雙腿有多大勁兒就使多大勁兒亂蹬、亂踹!

  麻二雷看警告不管用,決定來點硬手段讓朱逸晗屈服!“啪~啪”兩個大耳光打在朱逸晗臉上瞬間腮幫子泛起了幾根手指印,然后麻二雷掐住朱逸晗的脖子說:今天我弄死你!信不信?乖乖的可以嗎?別逼我弄死你!

  一顆淚珠從朱逸晗眼角滑落,抽泣著捂上眼睛,全身緊繃的神經突然斷了!全身癱軟、顫抖著任憑麻二雷蹂躪和擺布!

  麻二雷看朱逸晗安靜下來,收回掐著朱逸晗脖子的手,扒下朱逸晗的緊身運動褲,扯下她的白色印花內褲,迅速從褲襠里掏出早已漲得像根鐵棍的雞巴,對著朱逸晗的屄屄就是一陣亂捅!朱逸晗用驚恐的眼光掃了一眼麻二雷胯下的雞巴,烏黑、粗長,高高翹起!幾乎和肚皮一個平面矗立在兩腿之間!

  朱逸晗心想:完了!完了!今天注定是要被這瘋子“糟蹋”了!還好他只是想和自己發生性關系!慶幸沒有置我于死地!不然他手邊那塊半截磚頭肯定會像雨點般砸在自己頭上!不斷安慰自己,不要跟一個瘋子較勁兒,丟了性命那才是得不償失!心里這么一想,身體和意識也慢慢放棄了反抗!

  朱奕涵感覺下體一陣劇痛!低頭一看,麻二雷正扶著雞巴插自己的屄屄,因為插入的角度不對,還有就是自己剛被麻二雷這些粗暴的舉動嚇得半死!驚魂未定!屄屄還沒有轉到做愛這個頻道上,自然還很干澀!所以他這么粗魯的插肯定會疼!也插不進去!麻二雷嘗試了幾次之后任然插不進去,情緒開始變得浮躁不安!嘴里啊xx~啊xx~呀xx自言自語說著只有他才明白的語言,手不停的搓揉著朱逸晗的陰蒂!雞巴不停的在朱逸晗陰道口嘗試插入!

  朱逸晗心想:這瘋子今天不“糟蹋”了自己是不會罷休的!看他這情緒不穩定!容易失控再打自己!干脆成全他吧!長痛不如短痛!讓他發泄完趕緊滾蛋,也讓自己從危險的境地中解脫出來!

  想到這里,朱逸晗從嘴里吐出一些唾液在手指上抹在了陰道口四周,抬起屁股讓陰道口對準麻二雷的雞巴,麻二雷看朱逸晗在迎合著自己,心情稍微平復了些!甚至有些歡喜!就在朱逸晗再次抬起屁股的一瞬間麻二雷的雞巴像寶劍入竅一樣刺了進來!屄屄又漲!又麻!又痛!尤其是麻二雷那個雞蛋大的龜頭進入的時候,感覺陰道口都要被撐破了!

  麻二雷趴在朱逸晗身上,胯下的雞巴如魚得水一般快速的在朱逸晗屄屄里進進出出,幾個來回麻二雷的雞巴已經從朱逸晗屄屄里帶出水來了,麻二雷硬如鐵棍一樣的雞巴和雞蛋般大的龜頭肆虐的摩擦著朱逸晗的陰道壁產生強烈快感,朱逸晗失聲的啊~啊~啊~呻吟幾聲!又強忍著用手捂住嘴!內心五味雜陳實在不愿意把自己由拒絕到接受,由痛到爽的真實感受表露在一個強暴自己的陌生人面前!

  麻二雷嘴里啊xx~啊xx~又念叨著什么!并且抽插得更加猛烈!朱逸晗的身體也不受控制的隨著麻二雷的猛烈抽插不停的顫抖,屁股一個勁的往上頂,朱逸晗捂著嘴的手形同虛設,不斷從指縫中傳出沉重的~嗯~嗯~啊~啊~啊!另一只手抓扯著地上干枯的稻草!小臉憋得漲紅!呼吸沉重且急促!

  麻二雷身下的朱逸晗對于他來說只是個泄欲工具而已,跟他平時肏大舅家的母牛、大姨媽家的母狗、和志強的母豬沒什么區別!唯一不同的是這次被他壓在身下肏的是他的同類!而且朱逸晗的屄比他以往肏過的所有牲畜的屄更有滋味!更讓他癲狂!更讓他愉悅!更讓他欲罷不能!

  朱逸晗有些扛不住麻二雷這樣次次深入花心的高頻率抽插了,決定放下內心的廉恥、尊嚴問麻二雷:弄疼我了!你輕一點!我受不了了!

  跟一個瘋子提要求自損智商!麻二雷依然我行我素的大幅度抽插!麻二雷的小腹“啪~啪~啪”的撞在朱逸晗飽滿的陰阜上看著都生疼!

  朱逸晗咬著牙強忍了一會兒,感覺麻二雷的雞巴比剛才要硬、要大、在自己陰道里抽插產生的快感比剛才更舒服!而且他的呼吸變得急促,面部表情變得緊繃!抽插的力度和速度都很重、很快!麻二雷的這些舉動對于朱逸晗這樣有過性經歷的女孩來說是很容易分析得出結論,那就是麻二雷在做射精前的沖刺!再插幾下他肯定一泄如柱!

  朱逸晗心想:這瘋子終于要射了!被他這樣毫無憐憫的“強暴”實在扛不住了!快點讓我解脫吧!

  哎呀~!不能讓這瘋子射在我里面!朱逸晗使勁推了幾下麻二雷,想靠這點縛雞之力阻止麻二雷的內射!但這只是異想天開而已,自己被他死死的壓住,想到這里,朱逸晗做好被麻二雷內射的準備,但她最擔心和害怕的就是怕被這瘋子搞了懷孕!懷孕的話怎么跟父母、男友、親戚朋友交待!大腦快速的回想著什么時候來的大姨媽!排卵期是什么時候!這兩天安不安全!還沒等把這些問題沒想明白。

  就被麻二雷啊~啊~啊~的低吼聲把思路給打斷了!麻二雷顫抖的趴在自己身上,雞巴在屄屄里跳動幾下,一股股滾燙的暖流直沖陰道深處!感覺陰道深處那點狹窄的空間瞬間被滾燙的精液灌滿!既然已經被麻二雷內射了,干脆放寬心態,平常心!當務之急是趕快逃離他的魔抓!

  麻二雷喘著粗氣癱軟的趴在朱逸晗身上,朱逸晗推了推他說:哎~哎~!快點起來!不要壓著我!麻二雷像是做惡夢被嚇醒一樣!“嘩”的從朱逸晗身上爬起來,抽出依然硬邦邦插在朱逸晗屄屄里的雞巴,嘿~嘿~嘿~的沖著朱逸晗傻笑,然后提起褲子轉身鉆出了稻草堆。

  朱逸晗自言自語的擦拭著屄屄里不斷流出的精液說:真惡心!射那么多在人家里面!怎么還有!不擦了,趕緊走了,真怕那瘋子一會兒又來!

  朱逸晗抽出幾張紙巾像墊姨媽巾一樣墊在內褲上,用來吸附陰道里還沒有流出的精液,穿好褲子,整理一下凌亂的頭發,平復一下心情,躡手躡腳的鉆出了稻草堆。

  回鎮上的路不算遠,但走起每一步都十分不自在,邁開腿朱逸晗陰道里的精液不斷往外流,剛才墊的那幾張紙巾,剛走出村口就早已被精液浸濕,連那超薄印花小內褲也未能幸免被精液打濕,大腿根部黏糊糊的一片,最可恨的就是一股時淡時濃的精液腥臭味不斷從她的褲襠里散發出來,朱逸晗憤怒的說:這個垃圾人,詛咒你不得好死!

  “滴”一聲汽車喇叭從身后傳來,朱逸晗回頭一看是上崗村的治保主任張順,因為張順老遠就看到朱逸晗,所以才“滴”這么一聲喇叭引起她的注意。張順把車停在朱逸晗旁邊說:小朱,今天下村?朱逸晗說:是的,張會計。張順說:是來我們村嗎?我在村里怎么沒見到你。朱逸晗說:不是你們村,我去下崗村。張順說:這樣啊!你回鎮上?朱逸晗說:是的。“上車唄!我正好也去鎮上”張順揮著手說。朱逸晗說:那不好意思!我搭你的順風車咯!張順說:別客氣!都是熟人。

  朱逸晗有意坐在后排搖下車窗,因為她不想讓張順聞到她褲襠里那股惡心的味道!

  一路上朱逸晗和張順東一句西一句的閑聊,在一個上坡處朱逸晗無意的看了一眼窗外,見路邊的小山包上坐著一個人,再仔細一看是麻二雷坐在那兒,趕快把視線收回車內,心里“咯噔”一下頭皮直發麻!心想:真是冤魂不散啊!今天不搭張順的車,你還不給我走了!還是想半道再強暴我一次!人渣!

  朱逸晗托著下巴思考著,接下來該怎么面對麻二雷那個瘋子?這種人一旦嘗到甜頭,就會無止境、甚至變本加厲的向你索取!更甚者是擔心自己一旦不按他的意思做,他會做出一些危及自己生命安全的事情!真是頭疼的問題!哎~~~!

  車子停在了鎮政府門口,朱逸晗下了車,徑直回到宿舍,脫光身上的衣服直奔浴室,打開熱氣騰騰的淋浴噴頭對著自己的屄屄扒開大陰唇、小陰唇里里外外翻著沖洗,一邊沖洗還不忘把手指插到屄里扣,生怕麻二雷的精液還沒有完全流出來,從淋浴噴頭射出的水柱強勁有力的打在朱逸晗的陰蒂和陰道口,加上她搓揉著陰蒂。一陣陣觸電般的快感直沖頭頂,讓她舍不得挪開淋浴噴頭,手指也舍不得離開搓揉著陰蒂干脆自慰起來!慢慢的臉蛋開始發燙,呼吸變得悠長急促,嘴里吐出一連串的啊~啊~嗯~嗯~哦~哦~腦海里慢慢浮現出自己被麻二雷強暴的畫面,雖然是在自己不同意的情況下被麻二雷強暴,但是麻二雷的粗暴和兇猛確實給了自己愉快、忘我的性愛體驗!尤其是他的雞巴又粗、又長、又硬且龜頭又大!這樣一個器物在屄屄里橫沖直撞幾個回合下來,自己已經徹底酥軟了!這樣如海嘯般猛烈和摧毀性的快感是之前和男友做愛所體驗不到的,只有被麻二雷幾近瘋狂的強暴下才體驗到,是他的強悍征服了我,讓我在被強暴中得到了心里和生理上的滿足!

  朱逸晗夾緊雙腿,不禁打了幾個冷顫!癱坐在馬桶上!顯然是自慰已經高潮了!內心有太多的委屈!被一個瘋子無情的強暴!報警的念頭在朱逸晗腦子里閃過,讓警察把他抓起來!但麻二雷是個精神病抓起來又能讓他受到什么處罰!告訴男友、家人,他們會這么看我,男朋友還會要我嗎!報警還是告訴家人都會把自己被麻二雷強暴這個不光彩的事兒公之于眾,對自己的聲譽前途影響太大了,迷茫、糾結之下朱逸晗做出了不告訴任何人的決定,默默的流著只有她自己明白的眼淚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