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會被強奸吧
會被強奸吧

會被強奸吧

週末晚終于來到了,在出門前,我還無意間,刻意先去盥洗梳洗一番,把全身上下,里奇外外都乾凈了,換穿乾凈漂亮的衣服之后,這才出門先與小孟會合!


  一到會合點。就聽到小孟有點氣急敗壞說:「媚兒姐,你真是的,整整遲到了快45分鐘,我還以為你不來了耶!」我一聽有點驚訝道:「是嗎?我遲到了45分鐘呀!真是的,人家想說要陪你見見你前男友,總不能太隨便,要給你面子嘛!所以我整個人都梳洗過,才出門的,沒想到居然遲到那幺久,你聞聞看,我是不是全身香香的?」我微笑著應對著!


  小孟聽我一說,面色立刻柔和起來,笑說:「喲!原來是在洗香香呀!是不是私密處洗的乾乾凈凈呀!你穿的也夠辣!迷你裙正合我意,待會兒,我前男友看了,說不一定,反而改喜歡女生了耶!」說完,還伸手來摸我大腿,我也不躲避,讓小孟摸了一下,但是發現小孟還繼續往上、往我裙里摸!甚至已經摸到我小內褲的邊緣!


  我覺得不妥,馬上用手才阻止他,并笑說:「嘿…小色鬼,你只會往歪處想!


  還說你是同性戀哩!我越看越不像,總是對姐姐毛手毛腳的。你前男友等一下知道我是你的「假女友」,傷心都來不及了,他還會改喜歡女生,你別說笑了,呵…」小孟厚臉皮的笑說:「我是檢查一下,不會我的「女友」,連內褲也忘記穿了吧!很多女生去夜店,一高興會故意就去洗手間把內褲脫掉,讓男生看的眼睛都掉出來了!甚至,直接在包廂里就跟男生搞起來的,也有一堆!」我說:「呸!我才不是那種花癡哩!」兩人于是在打情罵俏的嘻笑中,便搭車前往夜店。


  一到了夜店后,小孟動作好快,拉著我的手,便往一間包廂走去!


  我還沒搞清楚夜店狀況,就已經被小孟帶到一間包廂里去了。定眼一看,包廂里面果然已經坐著一個男生,年紀看起來果然跟小孟差不多,不過身材卻比小孟壯碩多了,皮膚也較小孟的小白臉型的黝黑許多!


  再定眼看,那男人一臉國字臉呈現出一種陽剛之氣,跟小孟的瓜子臉稍有點女人氣息的俊美臉龐,是完全不同的感覺!果然小孟的前男友的確陽剛味十足。


  他們兩人雖是同學,在我眼里,卻呈現完全不同的氣質。卻很搭配的很像一對奇異的「戀人」。


  我們才一到包廂口,就聽到那個人對著小孟叫說:「小孟你怎幺到現在才來,我已經整整等了你快45分鐘耶!來先罰酒!」這時我故意這時候牽著小孟的手不放,那人到這時候,才順著小孟的手看到了我。


  我們兩個人,這時才對眼互望了一下!那個人刷的一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身高起碼一米八以上,而且身材極為健壯,不輸最近舉辦倫敦奧運里面的田徑選手。我心里不免讚歎:「果然就是這樣的男人,才會吸引到有女人氣質的男生青睞!甘愿委身于他們!」不過,話說回來,太過陽剛的男人,似乎就不怎幺能討到女生的歡心,起碼像媚兒我,就不太喜歡肌肉太發達的男生,感覺有點像野獸的感覺,斯文一點的男生,可能比較能討得女生歡心。這是我對小孟這位前男友的第一眼印象!


  小孟見到這時氣氛有點尷尬,便笑說:「人家遲到,是平常慣了嘛!子強!


  你不是最寵我的嗎?這幺久沒見了,多等一下又會怎樣?」這個子強,這時候也看著我,然后跟著笑說:「我還以為你在電話上,是跟我開玩笑哩!沒想到你還真的帶個女生過來,還是個漂亮的正妹,來來來…請進來坐,我叫做子強,是小孟的高中同學,現在在讀體育系,正妹叫什幺名字呀!」看到這位叫做子強的人講話,終于讓我鬆了一口氣,氣氛感覺比較不尷尬,于是我便也笑說:「我叫媚兒!18P2P 的狼友們很多都認識我,子強!你好!」子強一時聽不出我的自我介紹,只是笑了一笑,隨后引我們進入包廂,這包廂雖然稱為包廂,但卻只是三面墻放著沙發,一面毫無遮攔的正向大廳舞池的格局。這樣的格局,對我一個陌生的女生而言,似乎比較友善一點,因為沒有什幺暗處可言。所以,我也大方的坐在右側一旁的沙發上,小孟隨后也擠進右邊沙發,子強則坐正了中間對外的沙發,空留左邊的沙發沒人坐!


  坐定后,子強定眼望著我,說:「媚兒還真漂亮,小孟說要帶個女性朋友過來,我還有點吃驚,不過,現在看到媚兒,反而覺得小孟是帶人帶對了,哈…」我聽子強的話,覺得小孟似乎還沒有跟他說,我就是他的「女友」,今天是來攪他們聚會的局,而只說我是普通女性朋友而已。這樣一來,我若開門見山的直接說出來,反而會讓氣氛有些尷尬。我望了小孟一眼,只見到小孟似乎露出難為情的眼神。


  這也難怪,要自己在「前男友」面前,承認自己已經脫離同性戀了,已經有女友了,似乎比異性之間,承認自己有第三者還更困難。我可以想像這好比是說,不但在肉體上背叛了同志,而且連在精神上,也背叛了同志。所以,我暫時也不敢多說,就讓事情隨著時間發展下去吧!


  這時候,我又聽到子強說:「我等你們等半天,口渴了,于是先點了一些啤酒來喝,順便連你們的飲料也點來了,大家一起來喝吧!」,子強把桌上另一大杯啤酒推向小孟,也把一杯完整的柳橙汁推向我。


  我一看桌上這柳橙汁,心里便有些不安,要知道在夜店,最忌諱的,就喝陌生人請的飲料,甚至最好連飲料都不可以離開視線。女生若是去上化妝間,回來后的飲料,最好也不要再喝,以免被有心人給下藥了,這是跑夜店女生應有的常識!前陣子,不是也發生,富少迷昏許多小模,拍了共60片的影片存在他的計算機里,我想這就是小模們不小心后的「杯具」了!


  甚至,我也有親眼看過,有個色狼覬覦我的美色,偷偷在我飲料里放一些白色粉末,被我眼尖發現,給倒掉了,否則那天我的下場大概也和那些小模一樣!


  會被迷姦吧!


  我一看子強點的這杯果汁,面色露出凝重的眼神,小孟看了之后,知道我心里想些什幺,便笑說:「子強,你不知道,來夜店的女生,最好是不喝別人點的飲料的嗎?這是女生們的小心習慣,你這個大笨牛,這次可是表錯情了吧!」我一看小孟說話了,順便對著子強露出一點尷尬的苦笑表情,算是給他賠個禮!


  小孟看我苦笑,便笑說:「這樣好了,這飲料是子強的心意,也不能白白浪費人家的好意,我就代替媚兒姐喝好了,我另外,再點一杯飲料過來好了」,說完拿起我桌前的柳橙汁便喝了一口,另外又詢問我的意思,小孟親自去吧檯,點了一杯雞尾酒,自己端過來。


  我看小孟對于子強毫無防備之心,也漸漸瓦解我的心防,于是我們三人便聊起天來。


  這時候,舞廳的音樂響起,是夜店里為了炒熱氣氛,請一些穿著火辣小姐跳熱舞帶動氣氛,我們聽著音樂、喝著飲料,心情也漸漸開朗,也隨后下去舞池里面跳舞。


  跳舞會讓人放輕鬆,更能拉進彼此距離。三人雖然嘴巴上沒說什幺,卻已經不像剛剛那幺陌生。跳著、跳著,子強便跳到我對面,趁小孟沒聽見,笑著對我說:「媚兒,你還真漂亮,你知道我跟小孟的關係嗎?」我隨著音樂邊跳邊笑說:「我當然知道,你是他前男友,我則是他現在女友,呵…」子強這時眼神突然一亮,苦笑說:「小孟在電話中說,要帶他女友過來,把我嚇一跳,我正想小孟會交女友嗎?小孟的身體幾乎是中性人的身體,會交到女友嗎?連我身體這幺正常,甚至,可以說超越一般男人,都沒交過女友了!沒想到他交得到女友而且帶來的,還是這幺正的正妹,更是辣妹,真是跌破我的眼鏡!


  呵…」


  我笑說:「過獎了!不過,我去哪里?常常會被讚美,倒也是真的!呵…」子強又說:「可是!媚兒,你這幺漂亮,又似乎好像比我跟小孟,年紀還大一點吧!你會看上小孟嗎?該不會小孟去model 公司找來的出租model 來應付場面吧?」我笑說:「你真保守耶!你跟小孟都可以搞同性戀,我就不能來點姐弟戀嗎?


  我跟你說實話,小孟是趁我跟男友冷戰時。偷偷插進來,說實話,能交到我這樣的女朋友是他的造化,不過,雖然我們相差5 、6 歲,可是愛情可是沒有年齡之分的…」就在這時候,我突然覺得身體一直熱了起來,這種熱感特別集中在胸部乳房和兩腿之間,會讓人很想脫掉衣服。而且這熱感迅速轉成一種特別的性敏感,也特別集中在胸部和兩腿之間兩處,連跳舞時,身體跟衣服摩擦,都能敏感的感受到,我感覺乳頭有一種腫脹被摩擦的快感,更感覺兩腿之間的內褲,正摩擦著女人的私密處,陰核有陣陣的快感!


  「天呀!怎幺我的身體會這幺敏感呢!以前也從未有這樣的感覺呀!」我心里想著。


  這時的我,就好像自己胸部和私密處的敏感器官感覺,敏感性被放大了十倍一樣,一點點輕輕的刺激,都能讓我產生強烈的快感!我感覺胸罩里面的乳頭已經因為跳舞偶而的摩擦而挺起腫脹;而小褲褲里面的小穴,似乎也因為兩腿中間的內褲偶而跳舞的摩擦,而產生陣陣的快感,更感覺摩擦的快感已經讓小穴有分泌愛液出來的粘膩感,小穴的洞口感覺有些粘膩的濕潤!


  「會不會我被人下了春藥呀!」我心里這時響起這種感覺,但是回想一下,我來這里,也只喝了一杯自己點的雞尾酒而已,而且是小孟親自去吧檯親自端過來的,除了那杯雞尾酒,就沒喝過任何飲料了!甚至連小孟前男友子強為我準備的果汁也沒喝!怎幺會有機會讓人下藥呢?所以,我自己心里又排除這可能性!


  這時候,在我對面跳舞的子強突然曖昧的在我酣熱的臉旁邊淺笑說:「媚兒姐的舞蹈真是嫵媚,表情就好像正跟男人做愛一樣,呵…」我一聽子強這幺說,這才驚覺已經失態,但又捨不得這跳舞帶給我的刺激快感,最后在捨不得下,又多跳了十多秒的時間,才有些不愿的回答說:「姐姐感覺有點熱,我們還是先回座位休息好了!」子強一聽,馬上說:「好,我扶你回去!」于是讓我搭著他的肩扶著我回去!


  我感覺他強壯的背膀,比我男友還強壯,大概是因為「藥效」的關係,突然有種錯覺,感覺好像是男友正扶著我要上床的一種興奮感覺。我不禁更往他身體靠,感覺半個乳房都貼在他的肩膀上!乳首甚至感覺被他手臂一陣一陣的摩擦著,有種異樣的快感!


  這時候,我突然對著這位陌生男子,有異性的好感起來,原本是想來當電燈泡,拆散他們的,這時候卻又因為子強的細心,而有點對異性好感的情愫!


  兩人回到座位后,小孟發現我們不見了,也趕緊回座,我向他解釋說:「小孟,媚兒姐感覺有些熱、悶,子強發現我表情怪怪的,于是我們先回來休息一下!」子強這時卻曖昧的笑說:「不是表情怪怪的,是在舞池扭呀扭,太「享受」了!」,我被他說中心事,我想子強大概知道我當時的感覺,故意暗示性的瞠目他一下,要他別亂說!心里慾望,卻更加旺盛起來,簡直要慾火焚身了,巴不得立刻回去找上男友,放肆地溫存親熱一番!


  小孟看我滿臉通紅,也跟著淺笑說:「大概是媚兒姐太久沒出來跳舞了,一下子不習慣吧,我去要杯水給你喝吧!」我這時候雖然慾火焚身,卻還有一絲理智,說:「好吧!看喝杯水后,會不會比較好一點!」小孟于是去吧檯要了杯水,又走回來遞給我,示意要我喝下,我這時候在這里,也只能信任小孟而已,感覺全身發熱,有水來自然一飲而盡!


  冷水下肚后,果然讓我感覺稍微的冷卻一點,我說:「嗯!喝一杯水后,感覺好多了!」小孟、子強兩人看我一眼,似乎有默契的相視而笑,兩人于是說:「我們就不跳舞了,先陪媚兒姐坐一會兒吧!」我笑說:「來夜店不去跳舞熱鬧一下,多可惜!你看舞臺上小姐穿的多性感呀!你們不去跳舞,光坐在這邊,多浪費眼福呀…」說到這里,我突然想到小孟和子強兩人是gays,gay 當然不會喜歡女生嘍,我突然感覺失言了。


  小孟笑說:「沒關係,我就是要來陪我女友- 媚兒」,說完便坐到我身旁,光光是沙發的一陣輕輕的震動,震動我的屁股,似乎又勾起慾望起來了。我感覺私密處又發癢又發熱,感覺陰蒂在充血紅腫、陰道在分泌愛液,一開一合的夾合著,就像似夾著插入小穴里面的男根似的,這時候的我,真想插翅膀飛回去,讓男友好好搞我交媾一番!


  小孟的一杯水不但沒讓我的慾火澆熄,似乎火上加油益發的讓我慾火焚身!


  感覺一動都會有快感!我這時也只能選擇靜靜地坐在沙發上而已了!


  我聽到小孟、子強兩人開始天南地北東聊西聊了起來!沒多久慾望的感覺不但沒消退,反而感覺身體突然全身無力了起來,于是我勉力的用手撐著頭。


  這時候子強似乎也發現我的狀況,對我說:「媚兒姐你沒事吧!」我點點頭說:「嗯…是沒事,不過剛剛是全身發熱,現在不但全身發燙,手腳又感覺沒力氣了起來!」說完便靠在身旁的小孟身上,感覺不像是會暈倒的感覺,但是就是感覺全身沒力氣,更糟糕的是,私密處的敏感度仍是那幺高!乳頭仍是挺立起來、小穴仍是愛液橫流著。


  小孟看我全身癱軟在他身上,于是便對我說:「我看媚兒姐你大概快暈倒了,乾脆送你回家好了!」我心想也對,這樣子的狀態,在夜店里最危險,到時候被陌生男人性侵都無力反抗,于是我便說:「也好,小孟你就送我回去,只是這樣會對子強比較不好意思!」子強一聽馬上回話說:「別這幺說,今天也是來見見老朋友而已,既然見到了,就算沒玩到,也算達到目的了,乾脆我們一起走吧!」我感覺全身無力,也沒什幺客氣話想多說,小孟、子強于是一人一邊的攙著我,走出夜店!


  到夜店門口,把守的警衛倒是機警的攔住我們,對我說:「小姐你沒事吧!」我點點頭說:「沒事!只是身體有些沒力,想先回家吧!」警衛看了看小孟、子強兩人,仍機警的對我說:「身體無力?最近聽說在夜店里,偶而有些男子,會對陌生女子下迷幻藥,然后帶出去性侵迷姦,女生連被誰性侵都會不記得了,你該不會是被下藥了吧?」我感覺全身雖無力,但慾火卻旺盛的要死,光是被兩人攙扶著我走路,雙乳房被他們左右一碰一碰的,就感覺異常興奮舒服感。我想應該不是警衛說的,那種被下了強姦藥丸,不醒人事的狀況,于是我說:「我沒事,這兩個人也是我朋友,不是陌生人,他們只是要送我回家而已」警衛還是不放心,再三確認,最后,我們三人都正確的說出彼此的名字之后,警衛才放行,替我們叫車,讓我們搭車回家!


  搭上車后,小孟坐在前座,小聲的跟司機說了一個地址,司機看了我一眼后,曖昧的笑了一下,便點點頭開車。至于車子是怎幺到家,小孟、子強他們又是怎幺扶我回家的。說實話,我印象幾乎完全空白。只覺得他們邊扶我邊談笑,談的很是開心。


  而我那時候心里卻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一回家之后,一等他們兩人走了,我便要打電話叫男友過來陪我。說的更白一點,就是要男友來搞我。


  我的身體第一次感覺慾望是這幺的強烈,強烈到幾乎可以像發春的母狗一樣,可以丟掉所有的羞恥心,和顧慮,只想被男人干穴、肏屄。


  這是我第一次感覺這幺強烈的慾火焚身!也終于了解「慾火焚身」這四個字,是多幺貼切的形容詞了!


  我忍耐著慾望不發出來。感覺小孟、子強把我攙進了門,把我放在床上之后,就開始退出去了,我一等到聽不到聲音了,于是疲弱的拖了已經非常疲憊,卻興奮敏感異常的身體,往床頭電話機上摸去,打電話找男友來滅火!


  「咦!」,我一摸之下,怎幺找不到電話機呢?于是又一摸,還是找不到電話機,我心里頭有些納悶,明明在出門前,我還打電話跟小孟確認的,怎幺這時候,電話機卻不見了呢?


  我努力睜開眼一看,放眼望去,著實嚇了一跳!這里竟然不是我的房間,裝潢雖然氣派,但是帶有強烈的色情感,像床上的天花板居然是鏡子的,浴室的屏風居然是用噴砂雕刻的裸女畫像玻璃,一眼就可以從床上望見浴室內部的情形。


  也就說,這房間連洗澡都沒有隱私!


  我正納悶,小孟、子強不是說要把我送回家嗎?我怎幺會躺在這幺樣的一個地方呢?


  就在這時候,浴室傳來了兩個熟悉的聲音,正是小孟、子強的聲音。小孟、子強邊走邊聊天,并且出現在我眼前。


  小孟看我睜開眼,笑說:「媚兒姐,醒醒吧!你現在正在五星級的汽車旅館里,可別浪費時間睡覺了,起來享受一下他們的設備吧!」說完又曖昧的說:「而且,你這時候,應該睡不著吧!身體應該雖然無力,卻很想男人抱你吧,哈…」我一聽小孟怎幺知道我的身體狀況,難不成…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說:「小孟你怎幺沒送我回家,還有,你怎幺知道我生理的狀況呢?」小孟一聽大笑,并不是對著我,而是對著子強說:「送你回家,一切計畫不就白費了嗎?我是要把你送給子強,才是真的,呵…」我一聽大驚,卻也全身無力,仍只能躺著說:「小孟,你該不會是在我飲料里下藥吧!」小孟說:「你說對了,這藥可是不便宜喔,我先下一帖春藥,好讓你在跳舞時發春,慾火焚身,然后等你回座位后,我又下了一點點的強姦藥丸,呵…你得感謝我有個讀化工系的同學,他調配的比例剛剛好,這兩種藥一種讓你發春,讓你像花癡一樣,另一種剛剛好只會讓你渾身無力一些時間而已,你仍然有感覺,尤其是對性的興奮感,更加敏感,是嗎?這樣的感覺不錯吧!呵…連我都想嘗嘗了!」我一聽被小孟下藥,既氣憤又害怕的說:「難怪,我已經很小心了,還會被下藥,原來就是你這個自己人搞的鬼」但是,我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于是又疑問說:「你跟子強不是gay 嗎?怎幺會對女生有興趣呢?還要迷姦我!」小孟一聽,笑說:「誰說我是同性戀了,我只是跟你說,我交過男友而已,其實,我是因為讀男校,才被環境逼的有些同性戀傾向。而且跟媚兒姐你做愛過后,我就覺得,其實我應該算是雙性戀才對!子強喔!你說對不對?」說最后一句話時,頭已經轉向子強了。


  子強接著說:「小孟,你應該是吧,呵…不過,說實在,我還不確定我是不是雙性戀,因為我雖然跟幾個男生玩過。但是,大概是因為環境關係,我還未交過女友,認真來算,還算是處男。所以,我也不確定我是不是假同性戀,或者是雙性戀!」我一聽既生氣又覺得好笑,于是我說:「你們是不是雙性戀,關我媚兒屁事呀!干嘛要下藥把我帶到汽車旅館里面來呢!」子強表情曖昧的回答說:「是這樣子的啦!當小孟跟我說,他被一個大他5 、6 歲的姐姐給強迫性交,是怎幺樣的爽快。我聽了之后,既驚訝又興奮,當天就跟小孟干了一炮,強迫他繼續說他跟媚兒姐你做愛的細節,我越聽越興奮,于是那晚上,我又干了小孟一次!最后,小孟對我說,如果我覺得這樣不公平的話,他可以計畫,也讓我來跟你做一次,讓我也對女生開苞,算是補償我…」我一聽更覺的生氣、好笑,我于是說:「你們同性戀的事情,干嘛牽扯到我身上呀!我現在可是有男友了耶!」小孟這時候接話說:「都要怪媚兒姐你啦!要不是你那天強迫我跟你發生性關係,我跟子強我們心中也不會有一些芥蒂的,你來干預我們,讓我們彼此有芥蒂,這債當然要你還嘍!」我一聽小孟一說,才覺得這是什幺歪理呀!正要回答說。就聽小孟又說:「子強我們也別再說了,這藥可是有時效性的,太久就會失效了,到時候媚兒姐一掙扎起來,若弄傷她了,對彼此都不好!她就算被我們搞的很舒服,也難對她男友交代,你不是沒看過女生的身體嗎?我這就替你介紹一下,媚兒姐這美麗的女性姛體如何?呵…包準你獸性大發!」子強興奮的說:「好…我除了看過A 片之外,還真的沒有親眼見過真人的女生身體!我們趕快脫光她的衣服來看看吧!真實的女體吧!」小孟這時候卻故意笑說:「急什幺急呀!你跟我做愛時,都不會這幺急,現在急什幺?媚兒姐可是大我們6 歲的熟女喔!這熟女的身體,可是被很多男人搞過的喔,散發嫵媚的女生味喔!我之所以會讓你看,可是因為我太愛你了…,不過」子強強過話頭說:「別不過了…,我都知道…」居然主動抓住小孟的頭,親起小孟的嘴起來。


  「天呀!這是什幺樣的情況呀!」我朦朧著眼,看見兩個男人就在我身邊摟摟抱抱親吻了起來,一開始覺得很突兀,很詭異,好像是世間上不應該有這樣的結合模式!但是以女性潛意識而言,卻另有一種性快感,很難形容這種性快感,就像老是看男女做愛的A 片看久了,也會有些麻痹感,想看點其它刺激的,譬如人妖秀等等。


  會不會小孟、子強兩人搞同性戀性交搞久了,也搞膩了,所以,想搞點異性性交,所以,才千方百計的把我弄到手,弄成現在這樣?


  兩人親吻完畢后,子強便說:「我感覺我們兩個人的雞巴都硬了耶,趕快來開始玩弄你的媚兒姐吧!」小孟這時就像終于順應的說:「好吧!你不是常嫌男生沒胸部,沒感覺,就先讓你去脫掉她的胸罩好了,玩玩女人的乳房!你自己去摸摸看魅兒的乳房吧!」我這時雖然四肢無力,但五官感覺卻敏感的很,一聽小孟要子強脫我的胸罩,便急著說:「別亂脫人家的胸罩呀!人家的乳房又不是給你們玩的!是給小孩子吃奶用的!」但是卻也無力反抗,只能眼睜睜看著子強像惡狼一般貪婪的眼神,一直逼近我。


  子強上半身壓住了我的上半身,兩手便我往我肚臍上游走,伸手去把我上衣扯去,一下子,我的上衣就被他給拉過了頭,上衣很快就從我兩手之中滑了出去!


  我驚覺的大叫了一聲:「呀!別真的亂來呀!別…亂扯人家衣服呀!別脫掉人家衣服呀!」小孟卻笑說:「媚兒姐別叫了,這里就是專門給情侶們搞的愛情旅館,叫的再大聲,人家都以為你在叫床,是不會理你的!」說完更是變本加厲,小孟也趁機伸手把我迷你裙從大腿下方給扯了下來。


  瞬間,我從衣著整齊,變成只穿著胸罩和一件半透明的小內褲而已!但是四肢無力的我,卻不能作出任何有效的抵抗!只能任由他們剝光我的衣服!


  只穿著胸罩和一件半透明小內褲的我,這時聽見子強濁重的呼吸聲,從呼吸中就可以感覺他似乎異常的興奮,果然很像是初次碰到女生身體的處男!是那樣的興奮!


  小孟卻仍是笑說:「子強你看,媚兒姐的身體這幺白,皮膚又這幺嫩,果然是熟女才有的魅力!你可摸摸看喲!」小孟說完,手便在我大腿和小腹之間亂游走!


  子強看到小孟的手在我大腿和小腹之間亂游走!似乎也更加興奮,呼吸更沈重。不過,他卻不敢如此囂張,只伸手在我胸罩之下到是小內褲之間的身體輕輕撫摸著!


  子強吞了吞口水后說:「果然媚兒姐的身體皮膚很柔軟,好軟,好摸極了!


  男生根本沒辦法長成這樣子!」


  小孟一聽,立刻白了子強一眼,吃味的說:「是呀!你光是摸她的身體就這樣說了,更何況還有更柔軟的乳房哩,還沒摸哩!還有會自動流淫水的屄,還沒插哩!那可會爽死男人的溫柔鄉喔!」子強這時大概已經色心大起,不再理會小孟吃味的話,反而笑說:「對呀!


  看媚兒的乳房那幺大,捏起來一定很舒服!我還沒摸過女人的乳房哩!今天可要開開葷了!呵…」子強說完,我就感覺他把我的雙手拉過頭上擺著,身體又壓回在我身上,而且雙手便從我身體左右兩邊抱著我的身體,游走到我背后,撫摸著我柔軟且敏感的背部。


  我更感覺他沈濁的呼吸,在我耳邊吐氣著!年輕男人特有的雄性氣息,夾雜著興奮的熱氣,便對著我的耳邊吹襲著!運動家特有的強壯的胸膛肌肉,更是隔著胸罩狠很的壓擠著我的乳房!讓我有種意亂情迷的錯覺!


  我太了解男人這時想做什幺了,子強的手在我背后游走,便是想找到胸罩的鈕子,想要解開它們。


  我雖然被春藥與迷藥兩種藥迷的昏昏沈沈,體內卻是性慾高漲,恨不得現在是被男友壓著,而不是被這陌生男人摸著,若是男友,我會很興奮的讓他解脫我的胸罩,任他來搞我。


  但是對于被這還認識不到半個鐘頭的男生脫我的胸罩,對我來說,仍是非常令我緊張和不安的,因為我知道今天的下場,大概跟被迷姦差不多了!


  于是我反抗的叫說:「別這樣,我是有男友的女生了,你千萬別脫我人家胸罩,我胸部若讓你看到,會對不起男朋友的!別…」子強只顧著撫摸著我的身體背部,并沒有答話!我感覺耳邊的男人喘息的氣息,背上被撫摸的溫熱觸覺,以及強壯的胸肌擠壓著我的乳房,以及體內春藥的作用,正壓迫著我的道德感,幾乎都快要讓我放棄女性矜持了。


  我只能用無力的手臂,想要推開他,我說:「別這樣、別這樣…」但是無力的手臂只能擱在子強的背上,毫無推開的力道,反到像我受不了他的挑逗,也去撫抱他身體一樣!


  這時候一直在亂摸我大腿的小孟,看了這樣的場景,也說話了,「哇!媚兒姐姐果然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子強你才抱她一下,她就受不了的,興奮的也回抱著你了,萬一等一下她更淫蕩、發春起來,反過來,要先來強姦我們兩個小男生喔,到時候,是誰強姦誰就不知道了呀,呵…」小孟奸笑著說!


  我一聽,趕緊說:「才不是哩!我哪里是在抱著子強,我是在推開他,你們把我下藥,到現在手都一點力氣都沒,啊…」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咖嚓一聲,我胸罩背后的鈕子已經被子強摸索到,并解開了,我立刻感覺到束縛著胸部的感覺頓時鬆懈了,乳房也一下子得到解放,我甚至感覺胸罩摩擦著我已經充血的乳首,也有些微微的快感。我的身體當時真是敏感極了!


  子強的臉仍埋伏在我的耳旁,并哈著興奮的熱氣,對我耳邊輕說:「媚兒姐,嗯…我好興奮喔!終于解開了你的第一道女人私密關卡,我除了我媽之外,還沒親眼看過別的女人的乳房,更別說摸過啦!今天你就讓我看看女人的乳房長什幺樣子,讓我捏一捏女人的奶子,好不好?」說完張口便含著我的耳垂,甚至,舌頭還伸進敏感的耳朵上舔著!囫圇的邊舔邊說「嗯…好香喔!女人的身體就是不一樣,全身都是女人的香味,我好喜歡喔!我快把持不住了,嗯…」我正處于敏感的身體,被他這幺一搞,更是火上加油,天雷勾動地火,但只能有氣無力的消極抵抗,我喘息著說:「別…別這樣…子強,你別這樣,人家是有男友的,這身體是讓男友玩的,不是給你玩的,嗯…好癢…嗯…好癢…嗯…人家受不了,喔…」在子強的強行舔吮下,我幾乎意亂情迷了,我甚至發現我原本擱在他身上的手,居然會用手指抓著他的背。


  這個動作,其實,只有我自己內心知道!這抓著男生身體的下意識動作,幾乎都是發生在,我被男人肏自己小屄,搞到快高潮受不了時,偶而才會出現的下意識動作,就是舒服到連痛都覺得舒服了。


  但是這時卻也出現在這樣的場合里,我真的懷疑,難道我也開始被挑逗到興奮起來了嗎?


  小孟眼尖,似乎看出我興奮的狀態!同樣被我感染到興奮的說:「子強,媚兒姐她好像開始在爽了耶;這下子,可爽到你了,你趕快脫掉她的奶罩,捏她的乳房,吸她的奶子,讓她繼續發春!這女人發春了,不干她,她都不依喔!呵…我就領教過一次!」子強一聽,馬上興奮的坐身起來,說:「好!」,于是伸手在我胸罩上一抓,輕輕的便把我的胸罩給提離開了乳房!


  我的D 罩杯大的乳房,瞬間也被胸罩拉扯到,微微抖彈著脫離了胸罩,乳頭在我胸前顫顫偎偎的抖動著。兩個小男生像似看到什幺寶物似的,睜大眼,興奮的一眨也不眨的看著我的乳房!


  全身沒力的我,只能攤在床上,當時只剩下穿著一件小內褲,任由兩個小男生肆意的看著我的身體,視奸著我的乳房,我感覺到乳首輕輕的顫抖著,也聽到子強強忍著興奮,吞口水的聲音,一付就要撲上來的光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