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壯漢強暴
壯漢強暴

壯漢強暴

工地附近。

  強壯的男人赤裸著胸膛站在眼前,高大的身影籠罩住她的視線,近距離雄性荷爾蒙的味道彌漫在周圍。

  源于懷春少女對力量的崇拜,枝子對于男性強壯的肌肉總是會產生微妙的感覺,甚至生出想要觸摸感受的幻想。

  但是此刻的枝子對男人感到完全絕望,心中只剩下失望與恐懼,尤其,對方上下巡視的眼光帶有某種邪惡的企圖,仿佛看透單薄制服下誘人的胴體,賁起的肌肉蘊含著大量無法宣泄的精力,正在暗暗鼓動著。

  「你想做什么?」

  「嘿嘿……」男人沉默不答,只是露出微黃的門牙不斷淫笑著。

  原來向往的男子氣概,現在令人說不出的厭惡,枝子急忙轉身逃走,可是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捂住她的嘴,枝子像是被一只老鷹擄獲的雛鳥,整個人懸空被抱起來。

  來到雜亂的工地里,只見滿地石礫,沒有任何人。

  龐大的身軀緊緊壓住了枝子,男人粗魯的大手上下摸索著美少女的嬌軀,強力的揉捏達到疼痛的程度,根本說不上愛撫,只是單純發泄手足之欲而已,濃厚的汗臭味快要令閉住呼吸的枝子幾乎窒息。

  「不要!」

  死命的掙扎在對方蠻橫的壓制下,絲毫沒有發揮效果,撕爛的衣衫再也掩飾不了少女完美無瑕的曲線,水藍色的胸罩無法遮擋劇烈喘息時搖晃的雙峰,調皮的美乳快要自行掙脫保護,因恐懼而顫抖的模樣引起男人掠食的欲望,美少女即將成為男人的佳肴。

  「好美的奶子,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呢!」

  「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

  普通男人無法掌握住的豐乳被對方輕易地抓住,拉扯成橢圓,擠壓成扁平,軟嫩的乳球在無比強勁的力道下扭曲變形,變化著各種殘忍又淫靡的形狀,胸膛好像在燃燒一樣,灼熱的感覺仿佛不再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男人鼻息噴在枝子的頸子上,狂暴地嗅著果實般的幽香,幾根無禮的指頭探入絲質的內褲里,同時粗魯的挖弄著蜜穴。仿佛在施工一般,毫不憐惜的大手在濕軟的溪谷恣意開墾著,大量噴出的蜜汁與少女的情欲無關,只是為了保護身體自然分泌出來的潤滑液。

  「嘿嘿嘿,該讓你享受一下大肉棒的滋味了。」怒張的粗長肉棒抬著頭,淌著惡心的口水,足足比父親粗長兩倍的東西只能用怪物來形容,男人把枝子推向一面鐵絲網上,準備進行最后的儀式。

  堅固的鐵絲烙進枝子嬌嫩的肌膚當中,男人還不斷從后面用力推擠,讓鐵絲陷的更深。枝子無心顧及鐵絲對肉體造成的疼痛,因為可怖的肉棒正緩緩朝她逼近。

  「爸爸救我……」

  怪手掰開充滿彈性的肉丘,剝開的花蕾透露出血紅的色澤,粗大的兇器頂著微張的肉瓣,尚未濕潤的嬌貴花徑被強行開通。

  「不要,爸爸……救……命……」枝子高聲的呼喊是告別處女前最后的一句話,火熱的肉棍使勁插入她的身體里。

  一瞬間突破了少女圣潔的象征,撕裂般的劇痛由兩腿之間擴散開來,不過粗大的刑具才插進三分之一罷了,隨著男人的挺動,腥紅的血氣彌漫開來,順著雪白的大腿向下流著。

  「嗚~嗚~」枝子無助地哭嚎道:「痛……好痛……」不是溫柔的父親,或騎著駿馬的王子,與想象不同,枝子初次性交的經驗沒有一絲快感,除了無盡的痛苦之外,僅剩下強烈的恥辱。曾經躺在床上妄想著被強暴的淫亂畫面,并且一面手淫的少女腦中一片空白,幾乎要昏過去了。

  下半身傳來的刺痛似乎永無止盡,美乳完全陷入鐵圈當中,刮的紅腫不堪,如同被鐵絲纏繞捆綁,形成一格格淫靡的狀態,仿佛鐵板上半熟的鮮美牛排。

  「你居然還是處女!」

  鮮血刺激了淫獸的兇性,劇烈抽插的動作撕扯著傷口,激起了更多的腥紅,男子抬起枝子虛弱垂下來的俏臀,狠很地猛插著,飛濺出的血珠伴隨著少女的哼聲,劃破黑夜的寧靜。

  「好緊的穴,太棒了,沒肏過這么棒的女孩!」未開發的秘徑,緊密的肉壁箍住著男人邪惡的肉根,激烈地抵抗著,如此企圖守護女體的圣潔,事實上,全都只是帶給男人更強的快感罷了。

  持續從背后被粗大的肉棒奸淫著,枝子逐漸喪失了意識,逃避殘忍現實的本能機制作用,她扭動著身軀,默默承受著沖撞,直到大量污穢的濃精全都射進少女的肚子里。

  睜開雙眼,男人的大臉就在眼前,淫邪的表情距離不到十公分,枝子只有無奈地轉過頭去。與看不見的恐懼感相比,面對面又是另一種折磨,柔軟潔白的身軀陷進古銅色強壯賁起的肌肉當中,彼此如同黏土般交錯擠捏成一團,堅硬的腹肌撞擊著枝子嬌弱的身軀。

  男人掰開枝子的長腿,長到不可思議的肉棒完全侵入美少女體內,肉棒更加兇猛地抽插,打樁機般,貫穿美麗的身體。

  一手扶著纖弱的腰部,一手捧著高聳的翹臀,枝子全身重量壓在肉棒上,穿入了體內未知的境地,深處涌起又癢又麻難過的感覺,她不知道是要該討厭自己,還是眼前的男人。

  「哈哈,大概插到子宮了吧。」

  淚水幾乎干涸,枝子哽咽地閉上眼睛。

  乳頭被濕黏的感覺包圍,并一陣陣刺痛,右腳被抬高男人的肩膀上面,肉棒毫無空隙地頂入體內,直接重擊著純潔的靈魂。

  黏稠的臟污噴在可愛的臉龐上,精液沿著鼻梁流動著,形成悲慘而綺麗的畫面,美麗的枝子再度失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