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奸玩小秘書
奸玩小秘書

奸玩小秘書

「肖總您好,我叫屈燕,是新調任的總經理秘書。」說著朝我們一笑,微微鞠躬,伸出手來和肖總握手。卻不理我。

  這個騷貨,還挺傲慢,知道我官不大就無視我。不過這樣我更喜歡,征服一個看不起我的人,那種爽的感覺是加倍的。

  「這位是營銷二部的陳經理。」老闆的太子說著指指我。

  「你好。歡迎來到我們肖總這一組。」屈燕微微一笑,半天才握住我伸出的手。

  「陳經理可是我的得力助手,是我最信任的人。」肖總說。

  看來肖總也看出了她的傲慢。趕緊敲打她。

  屈燕看到肖總跟我親密地拍肩膀,驚奇得趕緊換了臉色,變成一燦爛的笑臉。

  握住我的手搖了搖。

  我握住那只柔嫩的有著修長手指的手,抓在手裏慢慢地把玩,品嘗,感覺還不錯。

  我玩弄了很久才鬆開屈燕的手,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打量起屈燕來。

  屈燕高挑的身材,雖然沒有模特那樣的比例和曲線,也算得上窈窕曼妙,腿也長。

  屈燕的皮膚光滑,雖然沒有李露還麼白,畢竟沒過三十,還化過妝,一頭漂染了有一點栗色的頭髮,披在肩上,一雙豐滿的嘴唇用口紅涂得好像兩片花瓣,帶著一副細邊眼鏡,顯得時尚又干練,比起李露來更時尚更都市化,她穿了一件條紋的襯衫,乳白的奶罩若隱若現。下身是一條米黃色的短裙,使我熱血沸騰的是她穿著一雙薄薄的咖啡色絲襪,配上白色高跟皮鞋,性感十足。

  絲襪美女……我盯著她的腿,貪婪地看著,剛剛才在那個手下女文員的身體裏橫行過的肉棒又開始充血了。

  就座后,我坐在屈燕的對面,盯著她短裙深處,那裏光線不好,凹凸的神秘地區若隱若現,越是這種神秘感,越讓人心潮蕩漾。

  肖總把屈燕帶到總經理辦公室,給她介紹了一下工作,然后就說,「具體其他一些事宜,請陳經理跟你介紹,我有個會要馬上去。」說著,肖總給我使了個眼色,說「陳經理,屈秘書就交給你了。」好。我竊笑著答道。

  肖總出門把門關好了,他一走,我就急不可耐。

  「屈小姐,我現在再跟你介紹一下吧,」說著就走了過去。

  屈燕靠在我的身旁看著我手裏的文件,我嘴上在說工作,眼睛早盯著她襯衣的胸上的口子裏了。

  屈燕的奶子沒有李露大,一般身材高的人胸都不是很大。

  我讓屈燕彎下腰趴在桌子上看文件,自己起身站起來了,我踱到她身后,盡情地欣賞她那高高翹起的被裙子緊裹的屁股,還有那雙長腿,看著看著就入了迷,雞巴也硬得似鐵一般。

  我把頭湊到她屁股,腿上面,聞著那迷人的芳香。

  我把自己的下半身靠上去,貼著她屁股用一個后入式的姿勢就站在了她的后面,她全然不知。

  我把手輕輕地放在她的肥臂上,緩緩游走,撫摸。感受著一個大個子女人的柔情。

  屈燕一把抓住我的手,轉過身來,一臉怒氣。

  「陳經理,請你自重!」喲,還跟我裝正經,騷貨!我心裏罵道。嘴上說,「怎麼?害羞了?有什麼大不了的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就別跟我裝了。

  秘書是怎麼回事你還不知道嗎?」說著就猛地一挺身把屈燕擠在桌子邊上,「你……」我越來越大膽,一手摟住她的纖腰,另一只手已經在她胸脯上了。

  「嗯……木瓜奶子,挺有手感的嘛,要是不隔著文胸那就更好了。」說著就把手從她露出的乳溝裏往裏滑。

  「要是肖總知道你對他的秘書如此無禮你猜會怎麼樣?」屈燕見硬的不行來軟的。不過,哈哈……我理都沒有理她,鼻子湊在她的乳溝上聞著她的乳香,那只滑向她奶罩裏的手已經開始揉搓那團嫩嫩的肉團了。

  啊……屈燕發出一聲低聲的哼哼。

  「嗯……質感不錯嘛。」「剛才你也聽見了,我是肖總最信任的人。知道什麼是最信任嗎?」我把她腰上的我的那只手抽回來,開始解她襯衣的小扣子。

  「以屈小姐的聰明,不會不懂做人吧?啊?」我把嘴伸向她的嘴,就要和她接吻。

  屈燕把臉一轉,不讓我親。

  不親就不親,有的是地方讓我爽。

  我把另一只手伸進屈燕那敞開的胸脯,穿過她的奶罩就和另一只手一起雙管齊下。

  我有節奏地揉著那對可愛的小兔子,時慢時急,時輕時重,弄得屈燕嬌喘連連,怎麼也壓制不了自己的呻呤,痛苦地掙扎著。

  屈燕用自己的雙手抓住我的,妄想拉開它們,當然是徒勞的,越是這種抗爭越激起男人的沖動。

  我解開了屈燕白色乳罩的扣子,那兩塊白布應聲墜落。

  奶罩脫離的同時,我一聲激動地呻吟,啊地一聲一口叼住了屈燕的的小半個奶子。

  溫暖的嘴裏感受著屈燕那些許發硬的奶頭和一截軟軟的肉,撲鼻的女人體香乳香沁人心脾……我用舌頭撥弄著那半瘦半肥的美肉,手裏還握著另外一個,感受一種原始的沖動和女性柔情的滿足,。一陣猛烈的舔咬揉搓,把她兩個奶子的溫曖,柔軟,挺拔盡收手中。

  「……別有一番風味哦。」「不要……陳經理!」乳頭的劇烈刺激讓屈燕大聲叫起來。

  我鬆開嘴裏含著的屈燕的半截乳房,那上面留下了我的一圈厚厚的口水。

  然后又有些不舍地用舌尖舔了一下乳頭。

  「你想讓整幢辦公樓都來看我們嗎?」我望著屈燕問。

  屈燕羞得一臉通紅。

  還是要我用什麼東西堵住你的嘴?嗯?我淫笑著神秘地說。

  屈燕變得委屈可憐起來,甚至有些輕聲的啜泣,在她面前這個比她還矮一點的小男人面前。

  「陳經理……別那樣好麼?」哼!還嘴硬,明明是求饒的態度了,卻還嘴上不肯說。

  我抓住她的一只手往下拉,隔著褲子摸我硬得如鐵一樣的陰莖,說,「你把我的雞巴弄硬了,要我饒了你,那就把它弄軟下去吧。」「啊……這……你……」哼,小騷貨,理解能力很強嘛,還跟我裝。我心裏想。

  「要讓我的雞巴軟下去那只能讓我射了。你要用上面的還是下面的嘴?」「陳經理……你……放過我吧!」屈燕終于求饒地說。

  「哼!剛才還挺傲慢,還跟我裝逼,說!還敢在我面前給我臉色瞧嗎?你個賤人!」啪的一聲,我打了屈燕一個耳光。

  屈燕捂著臉,委聲說,不敢了。

  「嗯……不插進去可以,不過讓我摸摸過過癮總要答應吧。」屈燕捂著臉沈默了一下,最后緩緩地點了一下頭。

  哈哈,那就好了。既然她自己都同意了,這下我可以放開手腳弄她。

  我一蹲下身子就抱住屈燕兩邊絲襪長腿,上上下下放肆地摸著,舔著。

  我把屈燕的腿夾在大腿裏,讓她那包著嫩肉的絲滑的長筒襪揉搓我的雞巴,感覺就像在侵犯她的身體一樣。

  我把手伸到大腿末端絲襪的頂端上,鉆進她的絲襪裏撫摸她的肌膚,又隔著薄薄的絲襪舔她。屈燕的絲襪上留下了一團團口水印,像被射上去的精液一樣。

  我掏出大雞巴一下一下讓龜頭頂著那細滑的絲襪摩擦著,就像頂著女人的陰道內壁。

  感覺爽極了!

  最后我的手指抓住屈燕大腿深處那被緊身的內褲包裹著的高高隆起的陰埠,揉搓那團小小的嫩肉球,撫摸它的裂縫,抓住那窄窄的布條用力地勒屈燕的陰道縫。等我玩夠了后,才把兩根手指慢慢地從旁邊滑入內褲裏面。

  我摸到了屈燕那肉蚌上茸茸的陰毛,再往下一點,就是那嬌嫩柔軟的陰唇了。

  我的手指撥弄那片小小的肉片,屈燕癢得邊叫邊彎下腰來,手也抓住了我的手。

  我哪裏會停,我讓中指的指肚一點一點慢慢地逼進屈燕的小穴,讓她完完全全地感受一次入侵的過程。

  我的指頭漸漸深入,溫度和濕度也在一點點地增加,屈燕已經癢得受不了了,張大著嘴哼著,兩條長腿也用力夾著,讓她的小穴更緊了,這讓我中指的探索過程更加韻味。

  我沒有繼續深入,把夾在屈燕肉避裏的中指停住了,拇指開始輕輕地撥弄那穴口上的陰蒂。

  我搓得越來越快,明顯地感覺到那顆小小的肉頭變硬了起來。

  幾秒中之后,屈燕的小穴裏涌出一股小小的泉水,隨著我中指的鉆探,那愛液濕透了我的中指指肚。

  屈燕一邊享受著我的挑逗給她帶來的強烈刺激,一邊使勁地壓制著分散著這種刺激,道德的枷鎖正在和原始沖動發生著激烈的矛盾。

  我把中指輕輕地抽出來,舉到她眼前。

  屈燕轉過面,不愿看我的戰利品。

  「含著它。」我命令道。

  屈燕不肯。

  「不服從我,想讓我對你不客氣嗎?」我威脅她。

  屈燕慢慢轉過頭,微微張開嘴,我把指頭伸了進去。

  在屈燕的嘴裏就像在一個大點的肥厚的肉穴裏一樣,同樣是柔軟,溫暖,濕潤。

  我用手指在她的嘴裏攪動,讓屈燕充分品嘗吸收自己的愛液的同時,盡情享受她的嘴。

  看來要讓屈燕幫我口交也不是件難事。

  我再次把手指放在屈燕的陰蒂上,充分地刺激了一次,屈燕臉色緋紅,忍不住用大腿有意無意地摩擦我的雞巴。

  我一時激動,把她抱起放在桌子上,就把頭伸進了她的裙子裏。

  我施展著口技,把屈燕那性感成熟的肥逼舔了個夠,舌頭鉆進她的小穴裏一陣搜颳,牙齒輕輕咬她的陰蒂,讓屈燕輕輕地痛得叫一聲……屈燕則時而埋下頭,時而興奮地擡頭叫喊一聲,手捧著我的頭不知是按下還是拉開。

  真受不了了!

  我一把扒開遮擋住那小小洞口的內褲底,掏出鳥槍就準備進到屈燕身體裏去。

  龜頭剛伸到大腿邊,屈燕的電話就響起來了。

  噢,真他媽掃興!

  我的興緻驟減,屈燕慌亂從桌子上下來抓起電話接了。一邊整理著自己的下身一邊調整剛才由于激動而變了的聲音。

  「哦,嗯……好的……你也要按時吃飯哦。別餓壞了身體……」屈燕在電話裏說。

  「男朋友吧?」屈燕沒有作聲,整了整衣服,又捋捋淩亂的頭髮。顯得很后悔很慚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