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強暴姐妹
強暴姐妹

強暴姐妹

到這里已經住了半年,同時搬來的還有一對年輕妻。男生長相十分忠厚老實。剛搬來時她們家的浴室水管掉,來我家洗了個月。每次她們來,我都在王太太身后盯著她的大奶翹臀。王先生一點都沒發現,因為他都忙著跟我的學妹女友聊天。學妹在我的指示下,每次她們來洗澡。她就脫掉奶罩跟內褲,穿著細肩帶跟王先生聊天。學妹雖然沒有王太太的G奶,但也有E,加上不經意的走光。迷得王先生團團轉,幾次電梯遇到還想約學妹看電影。在她們浴室修好后,我也禁止學妹來我家。

  剛收的學妹傳訊來說,她在她的宿舍旁,找到一家女老闆的咖啡店打工。下禮拜就會回來。我開心的哼著歌進到電梯,心想著暑假過了一個月,女友跟她的學姊們都回家,留我這個碩班學長,每天只能看片打手槍。出了8樓的電梯,看見王太太在她家門口,手上拿了一大袋食物。我笑說:婉君,妳今天要跟老王慶祝什幺嗎?婉君說:沒有,我老公上週起去上海出差半年,還不知道何時會放假。是我妹雅晴晚點會來,我開了門發現她還在門口,問:怎幺了嗎?婉君說:出門只帶了社區門禁卡,自己家的卻忘了,要等我妹拿我放在她宿舍的副卡。一聽有戲,問:

  還要多久啊!婉君說:她打工還要1小時,來到可能要90-100分鐘。

  我笑笑說:到我家休息吧!門開著她來也聽得到,她點點頭。我走過去接走她手上的食材。說:我來吧!實則感受她柔滑的手背,一個月沒干的我瞬間硬了。坐到沙發上,我去泡茶,她沒特別戒心,之前還洗澡也都會喝兩杯。她問了:最近都沒看見你的女友耶。未免她起疑,我說:憶玫下學期參加社團,來我這都11-2點了,妳當然沒遇到。將加了少量春藥跟麻醉藥的茶遞給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知道了今天要來找她的是她最小的妹妹。剛考上附近大學,來投靠她順便找開學后的房子。

  藥效慢慢起來,她開始狂冒汗。她說:能借一下浴室沖涼嗎?我笑說:當然可以,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拿憶玫的毛巾給妳,遞過毛巾后,她進了浴室。我給她下的劑量很少,頂流汗流水,沒意識的我不愛干。她關上門后,我脫光衣服,拿著十圓硬幣。水聲漸漸小了。等水聲完全停止后,我默數5.4.3.2.1。用手上的硬幣,打開浴室的門。門內的她正拿著毛巾在擦頭髮,見到我呆了一下。我趁機攔腰將168的她抱起,往隔壁的床上一丟。她喊著:你要做什幺?我分開她的大腿,陽具直接插了進去。

  不愧為新婚,陰道跟憶玫的處女穴有拼。她想大叫,我在她耳邊說:我已經插進去了。

  妳想要全社區看妳被干的樣子嗎?她立即收了聲,流下兩行淚。我笑著說:好乖 。仔細看著被我插入的大奶人妻。平時的她總喜歡穿各色的連身裙,搭配她及腰黑髮跟豐滿上圍,頗有大和撫子的感覺。脫光才知道,她的腰身纖細,皮膚白皙滑嫩。雙手按在她豪乳上問:什幺罩杯。她小聲的說:33G。干,真的很大。磨著滑嫩的大奶,腰部用力挺進。婉君大叫:不行,太粗了。我也感覺越往內越是緊湊難行,難道她老公是個短雞。

  將她翻趴在床上,陽具由后方插入,這次更是深到底部的軟肉。

  婉君不停搖晃身軀,想要將我陽具甩開,卻被我雙手夾住,只有大奶不停空中晃。

  我笑著說:憶玫破處時也一直嫌我粗。后來也習慣了,妳也可以。吞了我掌中的綠色藥丸,將她慢慢移到床頭,由抽屜取出粉紅藥丸。她感覺到我陽具漲大,不停求我。

  說:我有老公的。我趁機將藥丸丟進她嘴里,她急得想吐出卻被我摀住嘴。我在她耳邊說:是避孕藥,她迅速吞了進去 。

  我將她抱在懷里,185一100公斤的我,輕鬆將她轉回面對我,跨坐在我身上。

  我摸著她的臉說:現在可以好好干了嗎?她閉上眼睛,我抱起她開始高速鐵路便當,她的嘴中開始吐出嗯嗯啊~的淫叫。她的眼皮越來越重,我知道藥效要發了。

  將她壓回床上,吸允她的大奶,軟軟像棉花一樣。我越插越快,她也感覺到那個時刻快來了。她別過頭去,說:你就盡情射吧!射完就放了我。我笑瞇瞇說:我怎幺捨得,而且剛給妳吃的其實是,安眠藥。她呆了2秒,開始劇烈掙扎,抓過她雙手,用毛巾綁上,她不掙扎,哭著說:求求你,今天是危險期,要什幺都答應你。

  我笑笑說:那我要....她屏息聽著。我說:射進去。突破子宮口的軟肉,在她子宮內噴入我的精液。她大喊:老公對不起。昏了過去。我取了抽屜的即可拍,看看抽屜里還有近400張底片。我笑了,開始讓她擺出各種撩人姿勢,針對,臉,奶,跟精液流出的小穴,重點攝影。

  一聲清脆的鈴聲響起,是她的妹妹,猶豫要不要接時,電話聲停了。一封簡訊姐我再15分鐘到哦!妳家門口等。看完手機放回她的包包時,發現被皮包壓著門卡。心理有了別的計畫。

  15分鐘后,婉君家門口一個年輕的美人駕到,我躲在家門后偷看。純白連身短裙加上及腰的馬尾。跟白皙修長雙腿。阿嘶,背影就夠干個幾回。她看見半掩的門,笑著說:姐又忘了自己有帶卡。她進門后,我迅速靠近婉君家門邊,門鎖已被我修改成不上鎖模式。由于房子設計成有玄關,我尾隨著躲到玄關,順手將鏈條暗鎖扣上。

  將衣褲脫在玄關,拿了褲子里的手槍。年輕妹妹往主臥走去,開門的瞬間,她呆滯了,她的大姐全裸正躺大字形,下體還流出白白的東西。她喊了一聲姐,正要向前查看。

  我的手槍抵住她的背心,說:不要動。慢慢轉過來,她轉頭看到全裸的我跟正在裝消音器的手槍。她嚇得全身發抖,我也想抖,她也太可愛了,天使臉孔卻又魔鬼身材。我指著半勃的陽具,說:握著我的陽具。她沒有動,我將槍口移動她姐方向。

  她哭著握了我的陽具,我笑著說:別耍花樣,自我介紹一下。她說:我叫雅晴,是婉君的妹妹。伸手進她的裙底,摸著她緊實的大腿。說:就這樣三圍年紀呢?她哭著說32E,23,34。剛滿18。我說:把衣服脫掉,服事的好就放過妳們姐妹。她狂落淚,脫去連身短裙。18歲就是E,還有空間啊!我將消音器插進她的內褲,說:這兩件也要。

  她狂顫抖的脫去內衣褲,長髮巨乳美腿的清純妹,忍不住了,將她推上床。

  從剛剛開始,她就一直注意我手上的槍,我將槍放在她的臉旁,假裝被E奶吸引,雙手捏著兩顆E奶,頭貼上去舔拭。還真能忍,我慢慢將陽具移動到她的洞口,她喊著:我是處女還是危險期,求你放過我。我笑笑將龜頭前端,進入她的蜜穴。

  她拿起臉旁的手槍說:退出去,不然我會開槍。她的手狂抖,眼神卻很堅決。

  我握著消音器移到我的心窩,說:打這里。她的眼神混亂起來,我說:我來幫妳。

  腰部向前一頂,直接貫穿她的處女膜。她手上的板機也同時按下,只是如她想的血花四射卻沒有出現,反到是自己下體劇烈的撕裂感。她痛的手軟,我在槍砸到她身上前接住,下體停下,另一手輕輕撫摸她白皙水滴E。

  雅晴複雜的看著我,將槍放下后。雙手都摸了上去,溫柔的愛撫她的蓓蕾。說:

  我沒說過這是真槍,只是重量相仿的模型槍。她別過頭去,看著地上的姐。問:

  我姐怎幺了,我笑著說:只是被我干暈了,沒事的。她深吸一口氣,說:妳已經拿走我的處女了,不要再動姐姐。我吻上她的耳垂說:一開始我就說了,讓妳別耍花樣。

  讓我滿意了一切好說。

  雅晴已經被我調情18摸,弄得有感覺。她說:不要在這里,去客房。我任你處置。我摸著她那被我解開的長髮說:我也想啊!可是妳姐不知何時醒來,還是我將她再干幾次,讓她無力逃跑。說完就要拔出起身,雅晴雙腿勾住我的腰,牽扯到傷口讓她眼淚再次流下。輕舔她的眼淚后,我說知道了。干妳就是了,她小聲的回嗯!閉上了雙眼。其實她的陰道比她姐更緊,怎幺捨得拔出來。左上右下的手,刺激陰核及胸前蓓蕾,她漸漸臉頰脖子紅了。我慢慢將陽具推往深處。她跟她姐姐一樣,花徑不長。很快就碰到子宮前的軟肉,龜頭在軟肉上慢慢磨著。雅晴開始發出微微的,嗯!嗯!嗯!18歲的小處女嬌嗔起來真是太可愛啦!舌頭開始舔弄她的上身。

  剛處女破身的她,情慾被我挑了起來。雙手摀住自己的嘴,承受我慢慢的進出。一次舔完耳垂后,我在她耳邊說:妳這樣沒辦法讓我爽到滿意喔!她傻傻的問怎幺辦?我抽離陽具,躺在床上。

  要她自己插進去,她握著陽具的手不停發抖,遲遲沒將它送入體內,我也不急,安眠藥還有6-8小時功效。伸手摸她的大腿跟小腹,她看了姐姐一眼。坐了下來,我托著她的臀部慢慢上下吞吐陽具,說:妳可以的加油!像是呼應我的言語,陽具漲的更粗大。她也像是得到鼓勵般,快速扭動自己的臀部,雙手揉向她的雙乳說:我們在頂樓,樓下沒住人。妳姐也還沒醒,喊出聲音來,也許能讓我更快射喔!

  她立刻虛情假意的說:哥哥好大,雅晴好舒服。一開始她能假意的說出完整句子,在我的揉捏愛撫下,漸漸變成喔!喔!嗯!嗯!嗯!哈!哈!年輕妹妹叫起來就是好聽,我加快手上的動作。

  雅晴也由生澀漸漸習慣了在上位的動作,只是小女孩體力終究有限,才30分鐘她就趴在我身上不停喘氣。感覺我還硬著,她難過的哭了。我吻著她的嘴說,我來幫妳。和她姐一樣跪趴在床上,將她臀部抬高,雙腿分開。右手感受她的翹臀,她嚇到說那里不行。我笑笑說:放心我沒興趣肛交,有逼不插是傻瓜。陽具再次舊地重游,這次已充分濕潤的花徑,開心的迎接陽具的到來。

  我也直接穿過子宮口的軟肉,龜頭在軟肉前后快速進出,雅晴的陰道縮的更緊。

  陽具不抽離的狀態,我將她返回正面,用力且9淺1深的干著。我吻著她說:我要射了,她驚恐的說:不要。我邊加速邊說,那我去找妳姐。雅晴哭著說:射進來。我輕咬她的乳房,身體顫抖下,射出精液,雅晴也閉上眼不停抖動,我抱著等她高潮過去。等她呼吸穩定,我起了身,到浴室放了溫水。順便將小毛巾沾上溫水,見我走向婉君。她無力喊著我還可以來干我。我笑笑說:只是要幫妳姐清理,用溫毛巾擦拭完婉君全身,乾毛巾擦乾后,之后幫她塞上枕頭跟蓋上毛毯后。走回雅晴身邊,將她用公主抱抱起。將她的長髮塞入她姐,浴帽里。用蓮蓬頭及肥皂清洗身體后,兩人泡入浴缸中。手指深入她的下體,螺旋式的揉著陰核。她在我的手指下,又上了3次高潮。她全身癱軟無力,臉上卻是滿足的笑容。將她移回床上,跟婉君并排后,勃起的陽具磨擦她的陰核。她小聲的說:我不行了。我起身掀開姐姐的毛毯。只聽到雅晴小聲的說:姐,對不起。陽具再次進入G奶少婦體內。

  【完】